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原創美文  >> 正文 選擇字號【四方集運電話】

宋代羣星閃耀時

【新聞作者:董家媛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閒來無事時,我喜歡看看星空。像是孤獨的旅人迷失於真實而虛幻的沙漠,或是無知的螻蟻誤闖進宏大空蕩的宮殿中,千年的歷史對於漫漫星空來説大概短暫得不值一提,只是身處其中的我們卻總不能等閒視之。於是我們長久地注視着天,試圖叩問出過去與未來的全部奧祕,而星辰只是閃爍。星座與命數現代人講究星座,“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獅子座”,年輕人湊在一起神祕地嘰嘰喳喳,大概確實是有趣的,不然怎會勾起以蘇軾為首的千年前的文人墨客羣體的濃厚興致?且看,蘇軾曾在《東坡志林·命分》中這樣分析星座:“退之(韓愈,字退之)詩云:我生之辰,月宿直鬥。乃知退之磨蠍為身宮,而僕乃以磨蠍為命,平生多得謗譽,殆是同病也!”將多舛的命運盡數歸於星命,這是無奈的調侃,也是生存的智慧。被蘇子瞻作為理論依據的這種星命術起源於古巴比倫,後傳入希臘、埃及、印度,中古時期隨着中西交往通商、佛教東漸而傳入中國。宋代的星命論著大多輯錄在明代萬民英所著的《星學大成》中。有趣的是,蘇軾在士人階層的影響力使得後來的文人士大夫也都形成了一種“摩羯情結”,復而影響了星佔技術本身,摩羯宮反而成為一種預示文人才子的吉祥星命格局。《星學大成》第二十三卷載:“韓昌黎雲:愈生之辰月宿鬥。東坡亦身在磨蠍宮。故知月宿於鬥,最出文人才子也。”可見天象與個體生命息息相通,個體借宇宙窺伺生命,宇宙又因個體存在被任意解讀。

這種星命觀念甚至已經融入宋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日常談話、隨口而出的玩笑也涉及星命。《東軒筆錄》記載:“段少連性夷曠,亦甚滑稽,陳州人。晚年因官還裏中,與鄉老會飲。段通音律,酒酣,自吹笛。坐中有知音者,亦皆以樂器和之。有一老儒獨嘆曰:‘某命中無金星之助,是以不能樂藝。’段笑曰:‘豈惟金星,水星亦不甚得力也。’”段少連是北宋中前期的大臣,這段話以星命戲謔,不瞭解相關知識就很難讀懂。在星命學中,金星在命主“身短不長聲響亮,好耽音律習商宮”,因而老儒感嘆自己命宮無金星之助,所以不解音律。段少連卻説他不僅金星,水星也不得力。“(水星)入留段,號台星,主發薦不能登科”,水星位置不好的人往往文才不佳,科舉不順。所以,段少連這句話是在嘲笑老儒不僅音樂不行,文章也不行,科名無望,可以説是很刻薄了。

星命在宋朝是士人熟悉的話題,詩文中往往會借星命的專門典故來隱喻現實社會生活種種。當時人的知識背景下,理解這些沒有障礙,對於我們卻已近乎是傳説與密碼了。星象與國勢我國古代受“天人感應”的觀念影響頗深,對一些重要天象的解讀甚至會關聯到整個國家的運勢。“乾德五年三月,五星如連珠聚於奎婁之次”,《宋史·天文志》中的這條記錄便是一個極具代表性的例子。

五星聚合又稱五星連珠,指從地上觀察時五大行星在天上相去不遠地排成一線的特殊天象,因其罕見而具有重要的星佔意義。《宋史·天文志》明確記載的五星聚合天象共有 3次,其中又以聚於奎宿的這次對文化政治影響最重。最開始,宋太祖藉此符瑞瑞來説明自己順應天命而登大位,加強自己結束戰亂、開萬世太平的聖祖形象。後宋太宗即位,為證明自己的皇位合法性,“徵調”了這次重要的五星聚奎。後來,宋真宗趙禎為證明自己天命所歸,大搞天書封禪,於是五星聚奎的祥瑞又被附會到真宗名下,與真宗誕生相關聯:“真宗開寶元年十二月初二生,先是乾德六年,五星如連珠聚於奎,當魯分,從鎮星,晨見東方,佔曰:‘有德受慶,大人奄有四方,子孫番昌。從鎮星,王者能致天下重福。明年,真宗生。’”在此,天文現象成為皇權所屬的一種政治資源,被謀取、被爭奪、被“回收再利用”。

南宋時期,宋廷的正統地位受到挑戰,民族自豪感遭到嚴重打擊,道統搖搖欲墜,亟需確認。天地本然之理、人的應然之性、廣大無際之心受到空前重視。特殊的時代背景下,宋文化形態發生轉向,更強調稟賦自然的性理體驗,揭示“理一分殊”、“人心即道”等天人一致的隱性關係,超過了對自然和人類社會在隱祕的五行作用下糾集出的表面對應,使個人的時空能量得到無限的延展。朱熹在論周敦頤時説:“……以至於我有宋,聖祖受命,五星聚奎,實開文明之運,然後氣之漓者淳,判者合,清明之稟,得以全付於人而先生出焉,不繇師傳,默契道體,建圖屬書,根極要領,當時見而知之有程氏者,遂擴大而推明之。”政統體系中解釋王朝天命的五星聚奎被朱熹置換至道統中,成為斯道復續的祥瑞,更被後學理解為理學興起的天命理由,給了士人強大的心理暗示。作為一種極具代表性的星佔現象,五星聚奎從政治性符瑞到文化性符瑞的這種轉向有着相當深長的意味。

浩瀚宇宙中,人類的文明短暫而渺小,然而煙火瞬間的綻放已足以成為一片黑暗空間中的全部。宋代學者對星空的關注使得人類對宇宙時空的理解、對天人學説的解釋自此進入全新境界。象數和義理之學齊轡並進的局面,也使得抽象性和形象性宛然一體,皇權的政治需求與士人的文化建構不分高低、嚴密的學理論證和感性的文學表達水乳交融。宇宙如何、自然如何、人生如何,這場追尋起於千年之前,代代相傳直至今日,包含者渺小人類的全部勇氣與智慧———無望的勇氣,清醒的智慧。天蒼蒼何高也?唯北有鬥,不可以挹酒漿。(作者系文學院2018級本科生)

錄入時間:2020-11-09[打印此文]【四方集運電話】[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