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原創美文  >> 正文 選擇字號【四方集運電話】

杏壇史詩 精神頌歌——張國臣教授《沁園春·百年河大》賞析

【新聞作者:董林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四方集運電話】

出彩河南,嵩嶽巍峨,九曲綿延。創共和新歲,預留歐美;神州鼎足,薈萃英賢。沐雨乘風,花開五葉,大地生金起紫煙。新時代,喜陽光巨樹,挺立峯巔。

杏壇何以揮鞭。惟明德新民至善傳。看梁園弦誦,芬芳桃李;潭頭恆學,血染旗幡。勤奮耕耘,綠城開拓,不破樓蘭誓不還。大風起,為中華圓夢,奮譜鴻篇。

【四方集運電話】

學緣情深,文化韻長。張國臣教授於我可算是亦兄亦師亦友。

兄者,師兄也。他是我在河南大學讀書時的學兄,他七七級,我八二級,他中文系,我政教系,就師承關係論,同出一門,自然就稱他師兄了。

師者,文學之師也。他大學畢業之後留校任教,那時候我剛剛進入河南大學讀書,雖未能有幸蒙他堂上親授,但那時他已經編著出版了不少著作,名滿校園,文播中原,給了我和其他同學很大鼓舞,成為我們學習的榜樣。

友者,文友也。國臣教授,任教之時,從文;轉行從政之後,業餘時間亦從文;再後來,任省會黨報社長,更是專業從文;再再後來,他任省委政研室副主任,是省裏的大筆桿子,把文字做得驚天動地;此後,他先後在省委政法委、省檢察院當常務領導,業餘時間手不釋卷、筆不離手,依然是從文、從文、從文。在漫長的歲月中,我們因共同的愛好成了文字之交,相互激勵,互為知音,那種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情景,回想起來,何其快樂!

這不,前幾日,國臣教授發給我一闕新詞《沁園春·百年河大》,又讓我大大地興奮了一回。我的興奮,不僅僅是因為它出自國臣教授之手,更是因為詞中抒寫的是我們共同的母校河南大學,展讀詞章,自然多了幾分親切,勾起我萬千回憶,引發我無限感慨。

好一個“出彩河南,嵩嶽巍峨,九曲綿延”!詞章開篇,詩人為我們鋪展開的是一幅大中原的壯麗畫卷,這是為這首母校河南大學之歌所做的一種恢弘的鋪墊,是這首頌歌的序曲。想想看,矗立在如此古老、豐厚、出彩的土地之上的高校,有着何等深厚的根基、何等壯麗的背景和何等巍峨的高度!這時候,神奇的中原、神奧的嵩山、神聖的九曲黃河紛紛站立起來,像捧着一棵珍珠那樣高高地捧起這百年名校,對着長天驕傲地説:看,中國現代最早的高校之一,就是在這裏誕生的!

意立事隨,緊接着,詩人從河南大學的前身1912年創辦的留學歐美預備學校開始説起,為我們講述河南大學的前世今生。此後的鋪陳,橫跨時空,高度概括,寥寥數語,盡數河南大學發展壯大的歷史和輝煌業績。尤其是“沐雨乘風,花開五葉,大地生金起紫煙”這幾句,寫的是河南大學在1953年國家高校院系調整時分為五所大學,抽枝開葉,花開中國,為祖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所做出的巨大貢獻,語氣中充滿了自豪,勾畫出母校河南大學那母親般的無私、父親般的擔當和大地般生生不息的精神與狀態。詞中化用佛教禪宗“花開五葉”的典故,借佛教禪宗首創少林之後又分為五個流派、散播天下的史實,言河南大學在中國高等教育發展史上的貢獻,喻河南大學的歷史地位。至此,河南大學作為“中國高校之母”之一的形象,躍然紙上,令人動容!

豪氣貫長空!接下來,詩人以寫實的筆法、豪邁的語氣吟唱道:“新時代,喜陽光巨樹,挺立峯巔。”這裏抒寫的是2000年後河南大學在新時代的新起點新徵程上,邁出的新步伐,創造的新境界。在這些詞句背後,包含着多少奮鬥的汗水和多麼令人振奮的夢想!這幾句概括性描述,讓我們想起母校在新時代令人感慨的努力和留下的令人自豪的腳印:它從一所普通高校起步,一步一步往上去,終於上升為教育部和河南省政府聯建的高校;它從古都開封出發,一步一步往外走,把校區從老校區拓展到新校區,從發展空間從古都開封擴展到省會鄭州;接着,它沿着一條開放的道路一路向前,一步一步進入國際一流學科綜合性大學之列……這時候,河南大學已經成為挺立在中國高等教育峯巔之上的一棵巨樹,與其他名校一起,壯麗着中國教育的風景線。這是多麼驚人的發展速度,這是多麼令人自豪的業績!

長詞分闕達意。如果説上闋是“詩言史”——這是詩人以史詩之筆描述河南大學走過的光輝歷程;那麼,下闋就是“詩言志”——這是詩人對這所百年名校的精神總結,是為母校的使命擔當唱出的一曲頌歌。下闋以“杏壇何以揮鞭”起首,是詩人的一句設問,它彷彿是“説書人”拍響了驚堂木,在提醒我們:請注意,關於河南大學的精神描述開場了!

巧用設問是為了突出主題。一句“惟明德新民至善傳”,即把河南大學“明德新民止於至善”的校訓,作為精神旗幟高高地舉起來。這一句,上應“杏壇何以揮鞭”,下啓河南大學發展歷程中的一個個歷史事件。其中,“梁園弦誦”既是用典,又是寫實,説的是河南大學學子們在任何艱難困苦的處境裏,都會像當年那位身處困境的聖人一般,不畏艱險,埋頭苦讀,絃歌不絕。“潭頭恆學”一句,寫的是河南大學於上世紀抗日戰爭期間遷至伏牛山區,在嵩縣潭頭的深山老林裏冒着日寇的炮火堅持辦學的史實。在這裏,詩人已經不僅僅是在“説史”了,而是在向我們展示河南大學在民族危急存亡關頭,為保留民族文化根脈與精神火種而奮然抗爭的偉大精神。正是這種精神,使河南大學一直葆有生生不息的巨大能量和教學科研“不破樓蘭誓不還”的堅強意志。至此,詩人完成了對河南大學精神的素描,雕刻出了河南大學昂然不屈、奮進不止的精神雕像。

卒章顯其志。在敍述河南大學百年曆史閃光點之後,所有的能量和氣息都被調動起來,詩人唱起了氣壯山河的“大風歌”,這就是“詩言情”了。好一句“為中華夢圓,奮譜鴻篇”!這既是對河南大學美好未來的展望,更是河南大學莘莘學子立志獻身民族偉大復興事業的錚錚誓言。至此,詩人為河南大學譜寫的這一曲壯麗交響畫上了響亮的休止符;而詩人高高舉起的指揮棒,彷彿依然在高高地舉着,久久不肯落下;那麼,這首《沁園春》也就在我的心頭綿綿不絕地迴響着迴響着……

詩言志,歌永言。在這首詞章引發的無窮迴響中,我再三回味全詞,不由得讚一聲:好!一首《沁園春》,寫史、言志、抒情,數其史,描其形,狀其志,把一所百年名校活脱脱地呈現在我們眼前,境界宏闊,意氣豪邁,詞韻典雅,非文化研究聖手,誰能為止,國臣教授的筆力果真了得!

【四方集運電話】董林,高級記者,河南日報報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社長。

錄入時間:2020-11-12[打印此文]【四方集運電話】[關閉窗口]

熱點新聞